主页 > 2019马经精版料 >

去年岷江沱江水质超标多因总磷

  我省已连续4年在岷江沱江流域实施跨界断面水质超标资金扣缴制度。哪些地区扣缴得多?记者日前从省环保厅获悉,2015年18个市(县)共扣缴水质超标资金5277万元,大部分断面污染因总磷超标,成都市、井研县、隆昌县扣缴额度居前三位。

  去年,岷江沱江流域省本级超标资金扣缴断面共23个。其中,岷江流域6个考核断面共应扣缴1916万元,占扣缴总额的36.3%;沱江流域的17个考核断面共应扣缴3361万元,占扣缴总额的63.7%。

  综合两江流域扣缴总额,应扣缴成都市1209万元、井研县822万元、隆昌县696万元、广汉市606万元、仁寿县534万元、自贡市372万元、乐至县192万元、威远县183万元、简阳市167万元、资阳市105万元、内江市85万元、安岳县72万元、眉山市65万元、资中县65万元,犍为县40万元、什邡市33万元、富顺县25万元、泸县6万元。

  去年,岷江、沱江流域水质超标,总磷污染是主要因素。总磷污染为何凸显为主要矛盾?

  “‘十三五’治水,我省将打一场总磷攻坚战。”4月27日,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、省环境科学研究院水环境研究所所长田庆华对此进行了详解。

  通过“十一五”“十二五”对重点流域的综合治理,我省水环境的化学需氧量、氨氮两项主要污染物年均浓度已全部达标。从这两项指标看,2015年末,沱江水质达标率提升5.34个百分点,岷江水质达标率提升3.09个百分点。

  随着总磷污染在长江中上游地区普遍凸显,国家把总磷指标纳入水环境考核。2015年,沱江水质达标率较2011年下降13%,原因就是总磷超标。由于国家实行单因子考核,有一项指标超标即被视为不达标,因此尽管其他20项指标达标,沱江和岷江也被总磷“拖了后腿”。“从全流域来看,沱江、岷江的总磷浓度绝对值变化不大。”据介绍,“十二五”末沱江流域总磷浓度年均值0.293毫克/升,比2011年的0.29毫克/升只上升1%,但这足以警示我们水环境治理已出现拐点,总磷污染上升为主要矛盾,须下大力气治理。

  综合国家考核的21项指标,2015年末全省主要河流水质达标率62%,Ⅰ-Ⅲ类断面占61.3%,劣Ⅴ类断面占13.9%。

  分析我省水环境总磷超标的原因,田庆华认为,根本原因是水环境容量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矛盾日益突出。

  目前,沱江流域总磷超标主要集中在德阳-成都-资阳-内江-自贡-泸州段,岷江流域总磷超标主要集中在成都-眉山-乐山-宜宾段。这些区域是我省经济发达区域,仅占全省幅员面积的30%,却涵养和支撑了全省60%以上的人口和经济总量,污染负荷相当重。

  近年沱江、岷江水量大幅减少,进一步加剧了总磷超标。四川省环境监测总站和武汉大学的相关课题研究表明,沱江水量 2015年比 2013年减少39%,2014年比2013年减少29%,每年都要从都江堰调水;岷江水量2014年下降4%左右,2015年下降18.1%。“水量减少造成水环境容量减少,使总磷达标率明显下降。”

  工业点源污染、生活污水污染、农业面源污染,都是总磷污染的重要来源。田庆华认为,农业面源污染对总磷超标贡献很大,岷江、沱江流域遍布规模不等的畜禽养殖场及大量散养农户,但相应污染处理设备未全部跟上;农药、化肥使用量过大。含磷量大的畜禽粪便、农药化肥等通过土地径流进入河流,造成总磷超标。

  田庆华介绍,我省将提高总磷排放标准,用标准引导企业改造升级,调标工作已启动;在沱江、岷江流域实施总磷总量减排,新建项目实行总磷指标减量置换;对总磷污染控制重点地区实行总磷单项质量考核,建立总磷控制的激励和约束机制。

  去年底出台的四川“水十条”,已明确在岷江、沱江流域强化控源减排,金沙江、嘉陵江、长江干流(四川段)以及黄河(四川段)加强保护和整治并重。即将出台的水十条2016年度实施方案,对包括总磷在内的水污染控制作出了系列安排,总体思路是强力控源、加强管控、强化基础性研究、强化督政问责。

  总磷“控源”,今年将强力整治涉磷工业污染、从严治理城镇生活污水、大力整治农业涉磷污染。目前,有关方面正组织沱江、岷江流域工业企业实施“总磷达标行动”,逐个解决涉磷企业污染问题,达标实施方案今年出台。

  我省已启动对岷江、沱江流域总磷污染成因及管理的课题研究,研究总磷的时空分布、变化规律,建立磷污染清单,编制总磷达标方案以及整治路线图、时间表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安徽曝光14家环境违法企业 废

总磷含量超标16倍 杭州一偷排

岷江沱江总磷超标四川紧急下达